故事的開端—這是我們的故事

 

媽咪的抉擇—在生命轉彎的地方

轉變—從金融業的業務副轉職變成專職媽媽,從光彩絢爛回歸到樸實平凡
人生,是一連串選擇題的組合;而人生,也總是要經歷一些故事,這一生才夠精彩…
在金融業打滾算一算也十幾二十年,從小小業務員,就這様一步一腳印,總算爬到了業務副總這個位置,
大風大浪不在少數,不容易虚理的人事物也没少過,所以囉!小小的一個寶寶(從受精卵算起)怎麼可能難得到我我一直是這樣深深相信著,想當然爾,工作自然是擺在第一順位,懷孕的事,就順其自然吧!
等到開始覺得事情有些不妙,決定要正視這個問題的時後,自己早已過了適孕期(簡單來説就是高齡媽媽!),想想,這也没有什好緊張的,在現代的社會中,醫學這麼發達,高齡產婦也不是什麼新聞,不怕!不怕!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看醫生,不看還好,這一看,就直被判定極刑除非子宮來個大掃除,不然根本不用想。

但是判刑總有上訴的機會吧?!換個醫生再來看看,總會想到好辦法,走訪了幾位名醫,直到婦產科權威的宣判—子宮肌瘤,子宮腺瘤,子宮内膜異位,再加上老化的卵子和超高齡…集所有不利於懷孕的問題於一身,懷孕機率幾近為零(連人工受孕這筆錢都可以省下來,因為就没有著床的機會與位置),直到這個時後我們才深深明白,未來的路上,我們註定只能兩人手牽手一起走,不會有"地表最強小三或者小王"的介入…!!

眼看大勢已去,我們也不再抱持著任何期望,只能繼續寄情於工作;就在一切看似無望的某一天回家的路上,不知道哪根筋不對,突然想到去買了一個結婚十幾年從來都沒在家裡出現的東西—驗孕棒,更不可思議的是,它竟然顯出了奇蹟的兩條線,讓我一度以為是自已眼睛”業障重"。接下來,就是看到手忙腳亂的兩個人,匆匆忙忙的往婦産科衝。

但是現實生活畢竟不是童話故事,不是"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"這樣簡單的結束! 看來,我們家的小天使可是費盡千辛萬苦・終於才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媽咪;而為了能夠來到媽咪的身邊,又得在那片充滿岩石的沙漠荒野,尋找那針頭般的小小落腳處(著床),但這個糟到不能再糟完全不利於寶寶居住的環境,要生存下去得要有葉問般一個打十個的精力,所以,從"知"的那一天起,即開始了最刺激的十個…,如同是十年抗戰,喔! 不! 是十個月的抗戰生活。

即便是小心奕奕,仍然抵擋不住一波一波不斷來襲的状況,如影隨形的小出血是小菜一碟,不定時的大出血則是主餐,吃安胎藥造成的心悸・打安胎針造成屁股痛到無法平躺・為了好好保護這得來不易的小生命,無論吃多少苦都值得,所以,從懷孕開始,就樣一路臥床躺到生産的那一天…

好事總是多磨,懷孕中期產檢時醫師就已囑咐這次的生産可是非比尋常,可能要做好最壞的準備,絶對绝對必須要在同時有孕媽及寶寶急救設施的大醫院生産(天哪!這是什麼樣的一種概念?),簡單說明,就是即將面對會危及生命的生産經歴,搏命演出哩,看來又將會是一段很刺激的故事(如果我能活著回憶這段故事的話…這是當時的心境寫照)!生產當天,真的是寫好遺書並帶著赴死的精神去生產(有没有這麼慷慨就義?),而生産的過程("難産"都不足以形容常時的緊急狀況),則又是另一段闘於生命的故事(故事請看VCR)…

媽咪和寶寶都在鬼門關之前來來回回地徘徊,在死神面前,所有生命都顯得渺小與脆弱,對於死亡,"預知"是一回事,但親身經歴與死神擦身而過的震撼,心靈還是承受極大的衝擊。只要毫秒之差,我可能就再也見不到我親愛的寶貝(今生,再也不見),所以,躺在加護病房時,我不斷重複思考並反問自己,究竟什麼是生命中最重要、最難以割捨,錯失了什麼我會後悔?錯失了什麼我會到遺憾?最後得到的結論,媽咪決定放棄上市公司中坐擁高收入的業務副總一職,生活也不再絢爛,終究回歸於平凡、樸實、成為一心只想陪伴寶貝長大的江將馬麻…
為了實踐"陪伴江將長大"這小小的心願與期望,也是為了給江將最好的照顧與保護, 江將媽咪投注了全部的心血與積蓄,就這樣一腳踏入了這個完全陌生的領域中!!!


最後,
Signora de Segreto - SDS-show 就這樣誕生了…..